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暖婚新妻,老公晚上见 > 正文 【2154】他呢?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

    一位身穿绿大褂的男人双手插兜的守在他们的面前,还未开口就传来童雪的声音,“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医生带着职业性的笑容说道,“暂时脱离危险期了。”

    这句话,让他们渐渐的松了一口气。

    童母有些激动的抓着医生的胳膊,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穿着这身服装的人都不会撒谎。”医生淡漠的开口,“虽然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情况也不是太好。”

    “什么?”

    刚刚平稳的心情却再次提了起来,“你刚刚不是说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么。”

    “他能脱离危险期也是侥幸之中的事情。”医生交代着,“病人一会就会转到病房,切记这段时间千万别让他再受到任何的刺激。”

    “谢谢——”

    童母看着医生的背影缓缓的离开以后便直接朝前方走去。

    看着那躺在病床上的童父,上前喊道,“你醒醒……”

    护士一边推着床一边说道,“病人刚刚做完手术,你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

    童雪礼貌性的回应了一声,“我们知道了。”

    看着那已经被推到病房的童父,她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这里不欢迎你。”

    “妈……”童雪下意识的挽着童母的胳膊。

    “他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你难道没有听见医生说你爸不能再受到任何的刺激吗?”童母抽搐了下胳膊,丝毫没有给童雪任何的面子。

    “对不起……我现在就离开。”言希不想让童雪为难,有先见之明的说着。

    “言希……”童雪一把拉住言希的手腕,摇头,示意让他不要离开。

    “你留下好好陪陪阿姨,等有时间我再来。”言希浅笑着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童雪依依不舍的松手,看着言希的身影一点一点的离开她的视线,她才转身走去病房。

    看着那面色苍白的童父躺在病床上,心里很不是滋味。

    渐渐的,双眸变得猩红起来,蹲在她的身边,双手抓着他那粗超的大手放在子的脸颊,随之,滚烫的泪水滴在了他的手上。

    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童母的心明显的随言希有了意见,“你爸变成这个样子都是那个言希害的,所以你们在一起不合适。”

    童雪吸了吸鼻子,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初心,“我知道是你们对她有意见,所以我并不会轻易放弃他,总有一天你们会看见他的好。”

    “难道你也想想他一样被赶出家门吗?”童母的声音渐渐的变得生硬起来。

    抓在童雪手里的大掌微微的轻颤了下,随即而来的是那弱弱的声音,“我这是在哪里?”

    “您刚刚做完手术,一定要好好休息。”

    “手术?”

    童父轻咦了一声,有气无力的再道,“我做了什么手术?”

    “您心脏病犯了。”童雪有些自责的回答道,“对不起,都挂我,是我不应该跟您顶嘴。”

    “是我让你们担心了。”

    童母轻轻的敲打了下童父的胸膛,泪水一涌而出,“你知道吗?你差点吓死我了,就连病危通知书都给我下了。”

    不等童父说话,她随即又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如果就这么走了,剩下我们孤儿寡母的该怎么办。”

    童父伸手擦干童母脸上的泪水,“我这不是还好好的躺在这里。”

    “谢天谢地,老天爷让我继续陪在我的身边。”童母扑在童父的怀里,一副失而复得的表情。

    童父环视了下四周,好奇的问道,“他呢?”

    童母没好气的哼了声,“他把你害成这个样子,我一起之下就让他离开了。”

    “这里是公众场合,你就不能给雪儿六点面子,万一让狗子拍到那岂不是对她造成影响,既然他们已经定了结婚日期,那就由他们去吧。”

    童父的话让童母惊到了,更是让童雪有些缓不过神。

    童母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追问道,“你什么意思?”

    童父微微扯了下唇,伸手揉了下自己的太阳穴,“我的意思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童雪有些喜极而泣,沙哑的声音缓缓溢出唇齿之间,“您是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童父脸上的笑容有些苍白,“如果我在一意孤行下去,那你妈岂不是要独自一人孤独终老了?”

    “谢谢您,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童雪激动的起身,随即在童父的脸上啄了下。

    “你是不是糊涂了?”童母伸手在童父的额头上放了下,接着说道,“你也没发烧啊!”

    “我清醒的很。”

    童父无奈的摇了摇头,补充道,“我好不容易从鬼门关过来,所以很多事情我已经想通了。”

    童母的神色有些不悦,“唱白脸的是你,唱红脸的还是你,我呢?我就一首歌彻头彻尾的大坏人。”

    面对童父的话,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是又说不出哪种感觉。

    童父书说话的同时,幽冷的视线对上童母,“我们不就是想让雪儿能够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吗?既然如此,那就让她自己决定吧。”

    童母对于童父的决定,不好再说什么,“我不管了。”

    童雪看着他们,面带微笑地说着,“我就知道你们是最疼我的了。”

    ***

    单身公寓。

    童雪窝在言希的怀里,轻声道,“你知道吗?他们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是吗?”言希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童雪的发丝。

    “当然,这下我们不用再面临分离的痛苦了。”童雪不由的往言希的怀里蹭了蹭。

    “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而让叔叔的心脏病复发。”言希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心就不由的哆嗦了下。

    童雪抬眸看向了言希,“他虽然很疼我,但是脾气却一直这么爆。”

    言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如果我没有公布结婚消息,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怎么能怪你呢。”童雪故作轻松的说道,“现在他们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毕竟他们也不会看着我眼睁睁的失去幸福。”

    “总让你夹在我们的中间为难。”言希认真的说着,“我发誓,以后我不会让你受委屈了。”

    “既然我们决定在一起,那我们就应该共同面对困难。”

    童雪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妈今天在医院说的那些都是气话,你千万别当真。”

    “我明白,他们都是为了你好。”言希点头。

    “谢谢你理解我。”童雪的脸上勾着淡淡的笑容。

    “只要你不夹在中间为难,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在乎。”言希实话实说。

    “谢谢你……”

    “傻瓜,我们都要结婚了,还跟我说那么见外的话。”

    “我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言希的唇角噙着帅气的笑容,伸手轻而易举的勾了下童雪的鼻头,“不知道说什么,那就好好想想,在婚宴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我说。”

    他宠溺般的在童雪的脸上亲了下,接着说道,“等爸身体恢复后,我们就去买套别墅。”

    “其实真的不用……”

    言希直接截断安琪的话,“这可是我当着妈的面亲口说的,难道你想让我在他们的眼中成为一个满口谎言的人吗?”

    童雪急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我就要履行自己的承诺。”

    言希提议,“不如今晚我到医院陪爸吧,说不定可以增加下我们之间的感情。”

    他之所以这样只是不想让童雪太累,也不想让童母为此而劳累。

    其实说白了,他的私心很明显,无非就是想与童父套近乎。

    童雪生怕再生出什么事端,仿佛有些为难,“可是……”

    “我先去给他熬点粥。”

    话落,言希起身离开。

    童雪看着那熟悉的声音走进厨房,她的心渐渐的暖了几分。

    她真的没想到他竟然会对自己的父母视如己出。

    如今这里已经解决妥当,眼下就只剩下叶家。

    她多么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收到祝福。

    想到叶老爷子对自己的态度,脸上当即拉下了一道黑线。

    不知过了多久,言希拎着餐盒离开了公寓。

    ***

    病房内的气氛很是融洽。

    噔噔噔——

    屋内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随后入眼的是言希。

    他大步流星的走在童父的面前,“叔叔,这是我特意为您熬得粥,您趁热喝一口吧。”

    童父垂眸,没有看言希一眼,问道,“你来做什么?”

    “陪您聊天呗。”言希打开餐盒,递在童父的面前,“雪儿都跟我说了……”

    “别以为我们接受了你,你就可以肆意妄为。”童父抬眸,目光渐渐的对上了言希的视线。

    言希站在原地,双手一直端着餐盒,“你们能接受我,我自然很高兴,但是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对你们如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对待。”

    童母想要替童雪试探一下言希,神色显然有些不耐烦,“童雪不在,你就别跟我们来这些虚的。”

    “我对你们一定会实心实意。”

    “拉倒吧。”

    言希拿着勺子递在童父的面前,看着那纹丝不动的他,笑了笑说道,“您尝尝,这是我亲手熬的,而且她说这是您最爱喝的粥,就是不知道味道合不合您的胃口。”

    童父明显有些不情愿,“别想跟我套近乎。”

    言希厚着脸皮,“我不光跟未来的岳丈套近乎,而且我今晚还会在这里陪着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