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小神医 >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一十九章 突然暴毙
    第二千四百一十九章 突然暴毙

    路上,张铁森不断的加油门,车子就像狡猾的蛇一样,在车辆之间穿行。

    赶到了大象家的那条巷子,张铁森看见大象家的门敞开着,隔壁房子的门口还坐着两个老人在下棋,这就说明他赶在了别人之前,大象的妈妈还是安全的。

    不远处有个小卖部,张铁森过去买了包烟,随口问道:“老板,那户人家是不是住了个老婆婆,现在在家吗?”

    老板伸出脑袋顺着张铁森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回答道:“你说王婆啊,我刚看她卖菜回来,这个时候应该在家的。”

    这么说来的话,大象的妈妈现在还是安全的,张铁森悬着的心也可放下了。

    “给!”张铁森递了张百元大钞过去。

    老板不敢把钱接过去,满脸为难的说道:“你有零的不?我找不开。”

    其实张铁森口袋里有零钱,假装摸了摸口袋说道:“我也没有零的,老板你就拿着吧,顶多我以后多来几次。”

    见这个小卖部有点陈旧,张铁森觉得平时应该没有什么生意,就生出了爱心。

    “这可不行啊,我……”

    老板还没说完,张铁森已经跑了。

    因为他看见一个瘦小的人,戴着个帽子鬼鬼祟祟的朝大象家过去了。

    “嘿,兄弟你在这啊,跟我喝两杯去。”张铁森搂住了那人的脖子,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你来干吗的,别出声跟我走。”

    因为旁边还有两个下棋的大爷,张铁森不想惊动了其他人,才出此下策。

    那人满脸恐惧之色,只好被张铁森带到了一个无人的空巷子。

    “说,谁派你来的?”张铁森把那人往墙上一推,喝道。

    那人被吓得脸色苍白,哆哆嗦嗦的问道:“大哥,你谁啊?我只是路过这里而已。”

    见他被吓成这样,张铁森很是无语,心想“他娘的腿,真是没人了吗?居然派了这样一个货色来。”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你要来干吗你自己心里清楚,是不是李伟派你的?”张铁森见眼前这个人比自己矮了一个头,而且瘦的皮包骨,就知道他不是去监狱探望大象的“李伟”。

    虽然李伟这个名字是假的,但是张铁森觉得他们既然是一伙的,应该会知道一些。

    “大哥,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李伟是谁啊,而且我……”那人心虚到冷汗直冒,连谎话都编不出来了。

    这个人是不是来杀大象妈妈的,张铁森不敢很确定,但是他肯定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

    “还不说实话是吧,看来得给你点颜色看看了。”张铁森露出了邪魅的笑容,一根一根掰着手指。

    那每一次响声,让那个人都哆嗦一下。

    “大大大,大哥,我,我说……”那人舔了舔嘴唇,都被吓得舌头都打结了。

    “说!”

    张铁森爆喝一声,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墙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大坑。

    “我,我……”

    那人突然倒地,用手抓住自己心脏的位置,表情看起来很痛苦。

    张铁森微微一怔,轻轻踢了他一下,说道:“别装死啊,赶快说。”

    那人就在张铁森的注视下,身体渐渐蜷缩在了一起,然后开始抽搐。

    张铁森也被看懵了,眉头越皱越紧,心想“他娘的腿,这是啥情况啊?”

    突然,他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人担心很小,应该不敢在自己面前耍什么花样。

    而且,他还看见那人的嘴角有血迹。

    “不好,他真的有病。”张铁森蹲下来把他身体翻过来的,也被吓了一跳。

    只见那人翻着白眼,并且没有了生命迹象。

    张铁森摸了下他的手腕,发现也已经没有脉搏了,也知道了他的死因。

    那人是死于心脏病突发,才会在短短的时间里暴毙。

    张铁森的手伸到了那人的面前,停顿了很久,才合上了他的眼睛。

    因为他知道,合上眼的那一刻,也就证明唯一的线索到这就中断了,所以他不甘心啊。

    “呼……”

    张铁森吐出了一口烟,脑袋靠在了墙壁上,翻着眼睛望着天空。

    本来已经抱住了大象的妈妈,也抓到了前来行凶的人,只要从这个人的口中问出真正的指使者,那么一切都可以水落石出了。

    可谁知……

    一切都是人算不如天算。

    张铁森无力的掏出电话打给了牛群。

    现在出了人命,拖得久了,张铁森会更麻烦。

    好在这里是条死胡同,没有人从这经过。

    张铁森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才把牛群给等来了。

    牛群赶到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惊讶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张铁森在电话里没有说的很清楚,只说出人命了,让牛群过来一趟。

    现在过来看见地上一具尸体,而张铁森脸色凝重的靠在墙角,不管是谁,一看就知道这两者有逃脱不了的关系。

    虽然牛群觉得张铁森不会杀人,可是这样的情况,让他不得不担心起来。

    如果张铁森犯了杀人罪,那么他就算有心想帮,也是无力回天。

    “这人突发心脏病死了。”张铁森无力的说道。

    听到不到张铁森杀的,牛群着实松了一口气。

    可转眼脸色一沉,问道:“这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突发心脏病?”

    张铁森就把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牛群。

    牛群的脸色复杂的变化着,感觉像是在听故事会。

    “你说黄毛第一天入狱就有人收买囚犯杀他,可这人会是谁呢?”牛群困惑也很愤怒。

    能把实力渗透到监狱里面,这恐怖程度,牛群都不敢想象。

    张铁森摇摇头,回答道:“本来这是唯一的突破口,谁知道他有心脏病,被我轻轻一吓,他就这么死了。”

    那个人死了,除了线索断了以外,张铁森还很自责。

    他有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负罪心理。

    牛群看出了他的自责,按住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不用难过,这个人也不是你杀的,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先破获这件案子。”

    张铁森看了尸体一眼,扶着墙站了起来,斩钉截铁的说道:“牛大哥,我要你在最短的时间里查到这个人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