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正文 第3521章 人质不见了
    古往今来,一心不为私,一心只想为公干部有很多,但是符合时代发展,为了为百姓办事,不唯上的人有几个?

    从贾正春办公室出来,秦书凯又去了开发区主任金大洲的办公室,他现在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主任,看到秦书凯进来,很是高兴的说,原来是兄弟,快进来。

    秦书凯出事的那段时间,金大洲没有和其他的人一样置身事外,也到了王耀中那边把普安的一些情况作了汇报,这也是当时秦书凯为什么能够从王耀中那边知道匡明楼很多事情的关键原因。

    金大洲和秦书凯从乡下挂职时候认识,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之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金大洲发觉还是秦书凯这样的人能够长远相处,所以当匡明楼到了普安后,利用匡明楼的关系到了政府秘书长,后来到了开发区。

    “金主任,祝贺你高升,本来想邀请大家一起聚聚祝贺一下,可是想到我们当时在乡下的兄弟张富贵出事了,也就没有那个兴趣了,你说这是什么事情,大家也许是有矛盾,但是却不能这样玩,玩成这样也就没有意思了。”

    张富贵本来认为秦书凯进去了,唐小平一定会推荐自己任开发区的一把手,人算不如天算,他和唐小平先后也被带走,而且现在唐小平和秦书凯都安然无事,可是张富贵却成为此次事件的牺牲者。

    官场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握的。

    “秦书凯,你说的很有道理,想一想当初咱们在乡里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情投意合,后来因为各自的利益发生了矛盾,很正常,毕竟大家都是社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有点矛盾也是正常,但是这几年随着岁数的增长和经历事情的增多,我越来越发现其实那个时候的友谊才可以珍藏。中国古言说,可以同甘苦,却不能同享福,也许是最好的表述!”

    金大洲现在的心态很好,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狭窄胸怀。

    “张富贵我也打听清楚了,此人的很多问题别给牵扯了出来,是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了,不仅仅是唐小平不能保护好,更重要的是他在财政局做科长处长时候的很多不良行为都被人给挖掘出来!”

    “你说的我也能理解,张富贵是跟着唐小平起家的,所以对唐小平一直是言听计从,这次的事情和张富贵一定有一定的联系。我还听说张富富和唐小平走后的这段时间,姚晓霞已经成为匡明楼的人,不知道张富贵听到这个消息会有什么想法?”

    “张富贵想过问也没有机会了,他是不可能出来了,至于说姚晓霞是一个为了仕途什么都不顾及的人,本来认为匡明楼一定会顺利的接替市委书记的位置,所以在关键的时候投靠匡明楼,谁知道匡明楼政治眼光不正,不仅不能做市委书记,而且他的威信和控制范围也被降低,姚晓霞再次失误!”

    金大洲很是认可秦书凯的分析。

    立夏,预示着一年中最热的夏天来临,位于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普安市从这一天起,慢慢进入一年中温度最高的夏季,一场小雨过后,暑气扑面而来,街边绿化带中灿烂的蔷薇美不胜收。

    温暖的南风中,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

    此时,湖州市的赵亚楠已经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自从朱子明一周前跟她见面后,她几次打电话,他的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这种从未有过的情况让她莫名心慌,难道朱子明也出事了?不会吧,道上混了这么久的人,自保还是会的。

    女人在心里没底的时候,本能想要紧紧抱住自己的身后的靠山,连续几日,赵亚楠主动去找敬副市长,变着花样伺候他开心。

    这天晚上,敬副市长回到住处,发现屋里似乎变了模样,头顶的水晶灯上挂着几根颜色出挑的彩带,墙壁上被精心布置了几颗粉色的爱心模型,整个客厅原本黑白灰家具色彩瞬间变的温馨不少。

    他不用猜也知道,肯定又是老qing人赵亚楠在玩什么新花招,脱下外套换鞋进屋一边四处张望找人一边嘴里喊着赵亚楠的名字。

    “赵亚楠!搞什么呢?”

    “生日快乐!”

    赵亚楠闻声从厨房门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看起来挺精致的蛋糕,今天的赵亚楠既没有穿小露香肩的xing感睡衣,也没有大胆弄个香艳无比的肚兜穿在身上考验男人的定力。

    她今天就像是一个居家的家庭主妇,身上系着一条浅色碎花围裙,满脸带笑从厨房里出来,从未有过的可人形象果然让男人眼前一亮。

    敬副市长走过去,伸手搂住女人肩膀,声音中带着几分宠溺道:

    “这又唱的哪一出啊?哪来的蛋糕啊?”

    “亲爱的,今天是你的生日啊!你不会忘了吧?尝尝看,这可是我亲手为你烤的蛋糕,好吃吗?”

    赵亚楠像是最最贤惠的贤妻良母,把蛋糕轻轻放在桌上,拿勺子从中挖了一块,要往洪副书记的嘴里送。

    敬副市长伸手拦了一下,诧异问道:“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妆容精致的赵亚楠眨巴着一双涂抹了浓密睫毛膏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看向敬副市长娇嗔道:

    “你的身份证上不是有吗?”

    敬副市长明白过来,难怪女人今天会特意做了蛋糕给自己?整天忙工作,好多年都不记得给自己过生日了,真难为赵亚楠心里还惦记着,敬副市长心里顿时一股暖流,看向面前女人眼神透出一股说不出的柔情。

    对于一个常年一人在外地工作,日日孤枕难眠的中年男人来说,身边有这么一位体贴入微的红颜知己怎能不觉是一种福气?

    他充满感激冲着赵亚楠道谢:“谢谢你!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咱们俩还用得着这么见外吗?”

    赵亚楠伸手拉着敬副市长坐下来,两人正准备吃一顿温馨浪漫的晚餐,赵亚楠摆放在桌上的手机彩铃响了,她拿过手机瞄了一眼来电显示号码,冲着敬副市长略带歉意道:

    “我接个电话。”

    敬副市长理解冲她点点头,赵亚楠经营的公司规模不小,手底下也有几十号员工,大事小事全都需要她这个当老总的最终拍板做决定,任何时间段有人打她手机纯属正常。赵亚楠当着敬副市长的面摁下手机接听键,轻声问:

    “什么事?”

    打电话过来的是赵亚楠的秘书,他在电话里慌张口气汇报道:“赵总!江浩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