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弃子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 好熟悉的样子
    “你早就准备好了十万支箭?那你放在哪里了?”鲁肃一脸的震惊。

    徐庶没有回答鲁肃的话,他把自己的头以四十五度角的姿势看向了夕阳,享受地说道:“夕阳无限好。如此美景之下,子敬总是说一些俗事,不觉得浪费么?”

    鲁肃真想给徐庶一脚,都什么时候了,这厮居然还是这里欣赏风景。

    “元直,你要是在说风凉话,在下就不多说了。”鲁肃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和徐庶说那么多废话了,转身就要离开了。

    徐庶马上就拉着鲁肃的手,轻声地说道:“子敬啊,你走那么快干嘛?”

    “你这厮简直就是不要脸皮。亏我鲁子敬还将你的事情放在心上,你居然一点都不在意。”鲁肃愤恨地说道。

    徐庶脸色一变,为难地说道:“子敬,某没有分桃之好啊。”

    鲁肃尴尬了,刚才他的那句话的确会让人误会,但是徐庶这样说,更是把自己当成了断袖分桃的龙阳了。

    “竖子不足以为谋!”鲁肃这次真的生气了。试问哪一个正常的男人被人误会成龙阳会不生气的。

    徐庶看到鲁肃真的生气了,急忙抱歉道:“子敬,是吾的不对。在下有一件事需要子敬帮忙一下。”

    “你徐大军师还有事情要在下帮忙?很意外啊!”鲁肃不以为然地说道,但他准备离开的脚步倒是停住了,典型的口是心非。

    徐庶虽然和鲁肃两个人相识的时间很短,可是对鲁肃的为人性格十分熟悉,于是说道:“请子敬准备二十艘小船借与在下。”

    “二十艘小船?你要来干什么?”鲁肃有点疑惑的问道。

    徐庶微微一笑,说道:“你是借还是不借?给个痛快话。”

    鲁肃没有犹豫说道:“区区二十艘小船,在下倒是可以拿出来。只是你能告诉吾要干什么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徐庶装作神秘地说道。

    鲁肃感觉徐庶这厮肯定有阴谋的,但既然徐庶厚着脸皮求他了,鲁肃干脆就做一个好人,给徐庶二十艘小船又何妨啊。

    夜幕降临,大地慢慢地黑暗起来。夜黑风高,是最适合阴谋诡计的天气。

    鲁肃的二十艘小船都已经准备好了,鲁肃更是贴心的给每一艘船上安排了十几个士兵。

    徐庶看到这样的情况,马上又命令士兵们在船只的两边安放好多的草人。

    鲁肃大为不解,他实在搞不懂徐庶究竟要干什么。

    如果是刘玉或者诸葛亮在此就能够知道徐庶要干嘛了,这厮是要使用草船借箭的计策了。

    能力差不多的智者在相同的情况下都会想到差不多的计策,徐庶身处于历史上和诸葛亮差不多的环境,本身智力高超的他当然也能够想到草船借箭这一个套路。

    徐庶安排好后,就上了船,然后对着还在江边发呆的鲁肃说道:“子敬,咱们一起去拿箭!”

    “拿箭?”鲁肃的脑子没有转过弯来,但却也是模模糊糊地跟着徐庶上船了。

    徐庶给了所有的船只下达了命令,二十艘船开始向江北前进。

    过了一会,鲁肃发现不对劲了,惊讶地说道:“元直,这可是往江北方向而去啊。你不是说要拿箭么?去江北那边干嘛?”

    鲁肃刚才以为徐庶已经给刘备送了书信,刘备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十万支箭,自己这二十艘船是要公安港的,没有想到是向着江北过去的。

    徐庶则是淡淡地说道:“当然是去江北了。这十万支箭自然是向刘玉那里拿了。”

    “你疯了!”鲁肃大吃一惊。

    徐庶把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柔声说道:“子敬啊,你稍安勿躁。”

    鲁肃感觉自己的头有点大,自己刚才是傻缺了才会跟着徐庶上船的,这下子好了,这点船和兵力到江北过去,如果被江北的刘军发现,可能还不够人家一顿饭。

    但鲁肃没有让船只调头的意思,他现在就想看看徐庶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真的别说,鲁肃的胆子还真的够大的。

    徐庶的信心很足,最近他在赤壁旁边的山峰之上观察天气变化,断定今天半夜时分长江水面上会有浓浓的水雾,根本无法看清东西,即便是自己二十艘船杀到江北,刘军不知根底,肯定不会出来攻击的,最大的结果就是用弓箭来抵御可疑的来犯。这个就是徐庶的依仗了。

    但事情的发展是不是真的如同徐庶想的那样呢?

    再看看今天乌林港的刘军那边。

    现在的乌林港是灯火通明,刘军上下都是士气高涨,里里外外的防守都是十分严密。

    乌林港平时虽然防守严密,可今天却是提高了好几倍的防守力度。

    原因很简单,就是神武皇帝刘玉突然想着要看看连环战船的进度,带着牛酒过来劳军,顺便出来散散心。

    皇帝陛下到了这里,乌林港的防守自然无比严密。本来就是刘备身边最大的保镖,典韦下了死命令,要是防守上面出现了差池,当今陛下刘玉少了一根毫毛,他典韦就把整个乌林港的士兵都给屠了。别以为典韦说这话是在夸大,为了刘玉的安全,典韦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

    当然了,刘玉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的身边跟着田丰、陈宫、沮授、李贵。李贵就不用说了,他是刘玉身边最贴心的人,跟在刘玉身边无可厚非。而田丰、陈宫、沮授却是来看着刘玉的。他们是怕了,自从上次在江夏的时候,刘玉把田丰给忽悠了,自己偷跑出去攻打江夏,田丰、陈宫、沮授就差点吓死了。

    本来田丰、陈宫、沮授是很反对刘玉来到乌林港的,这里是前线,随时都有江东军的攻击到来,最让三人担心的就是刘玉很可能到了乌林港之后就赖在这里不走了,那时候田丰、陈宫、沮授三人就拿刘玉没办法了。

    三人的反对是无效的,刘玉把自己出来的理由说的光明正大,将士们在前线拼死拼活地为朕牺牲,朕怎么可能不到前线去慰劳一下这些对朕十分中心的子民一番。

    田丰、陈宫、沮授还是无法接受这个的,毕竟刘玉以前有了不好的例子在前,他们实在很难相信刘玉的真实用意。

    最后刘玉满口承诺田丰、陈宫、沮授,若是刘玉出现上次江夏之事,或者赖在乌林港不走,等事态安稳下来之后,他就返回洛阳而去,不会再出来。

    有了刘玉这么一个承诺,田丰、陈宫、沮授勉强才答应了刘玉的这个要求。但是他们不会给刘玉任何机会的,他们三个人要随时都跟在刘玉的身边,同时也给了乌林港的庞统送去了书信,让庞统务必保证乌林港的安全。

    做了这些布置之后,田丰、陈宫、沮授才让刘玉前来乌林港劳军。

    刘玉是无所谓了,有没有田丰、陈宫、沮授三个人跟着,他也没有太大的束缚,若是他真的要亲自上阵,凭着三个老家伙能够拦住得他?归根到底都是刘玉自己想不想的而已。

    乌林港的将士见到刘玉的时候都是跪拜行礼,一个个激动不已。

    刘玉笑嘻嘻地和每一个将士挥手示意,引起了将士们的欢呼声。

    将士们和刘玉都是一脸的笑意,只有刘玉背后的三个老头的脸色不是那么好看。

    “公与,你说陛下这次来真的只是单单的劳军?”受过刘玉欺骗的田丰轻声问着自己的好基友沮授。

    沮授也不敢断定啊,他知道刘玉向来不按照套路出牌,自己也是很担心这个的。说实在话,沮授真的后悔让刘玉出来了,自己这三个人就是意志不坚定才会有如此的烦恼。

    沮授没有办法断定,他看了一下陈宫,田丰也随着沮授的眼神看向了陈宫。

    陈宫则是说道:“陛下或许、应该、不会乱来的吧。”

    沮授和田丰都是一脸抽搐,陈宫这话等于没有说一样啊。

    三人同时心中叹了一口气,陛下哪里都好就是这点喜欢乱来不怎么靠谱。

    刘玉在襄阳呆的有点无聊了,到了乌林港之后,心情好了很多。相对于在奢华的行宫,刘玉更喜欢和将士们呆在一起的。

    刘玉在乌林港之中和将士们打成一片,刘玉从中原带过来的士兵倒是没感觉异常,因为刘玉这样的举动是很多的,在场的刘玉嫡系部队士兵有些还不止一次看到刘玉这样了。而荆州投诚过来的士兵就震惊不已,在他们的印象中,天子都是高高在上的,怎么会对士兵那么的随和?以前刘表统治的时候,别说刘表了,但凡有点权力的小官都趾高气扬的,有些甚至没有把士兵当成人来看待。至高无上的天子向他们嘘寒问暖,还贴心地询问他们家中妻儿父母和田地物产如何,这简直他们根本没办法想象得到的。同时他们也发现了中原来的似乎没有一点的异常,这个时候荆州的士兵都明白为何他们以前打不过刘玉的嫡系部队了,有这样的陛下,哪个士兵不会用死命啊。

    刘玉带过来的牛酒很快就典韦带下去了,整个乌林港很快就弥漫着酒肉的香味了,士兵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痛快异常。

    刘玉也是坐在中军大帐之中和典韦、庞统、李贵、陈宫、沮授、田丰一道喝酒吃肉。

    只是陈宫、沮授、田丰三人是不敢喝多的,他们担心自己要是喝醉了,刘玉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所以这顿酒,只有这三人喝得心不在焉的。

    慢慢地夜色降临,刘玉已经喝高了,完全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思。陈宫、沮授、田丰三人很是着急,但却不敢说任何一句话去劝说刘玉。

    最终刘玉在乌林港过夜了。典韦和庞统布置了最高等级的防护,御前侍卫更是将刘玉休息的地方防御得连只苍蝇都没办法进去打扰到刘玉。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面上慢慢弥漫起了水雾,最后整个江面都看不清楚任何的情况了。

    而徐庶和鲁肃带来的二十艘船终于来到了江北刘军的水寨之前。

    徐庶看着灯火通明的刘军水寨,对着鲁肃说道:“子敬,咱们这十万支箭就让刘玉送给我们吧。”

    鲁肃不是笨人,他经过查看周围的情况就已经知道徐庶的谋划了,不由得大赞道:“高!实在是高!在下佩服!”

    徐庶让人举起了一支火把,示意所有的船只开始实行计策。

    不多时,二十艘船都点起火把,喊杀声和擂鼓之声响彻整个江面。

    整个乌林港的刘军都被这股声响给惊吓到,连在沉睡中的刘玉也被惊醒了。

    刘玉常年带兵,这种鼓声十分熟悉,整个人一跃而起,完全没有睡意,很快就穿好了衣服之后就跑了出来。而李贵、典韦、庞统、陈宫、沮授、田丰也已经全部起来了。

    “参见陛下!”他们看到刘玉之后就立刻行礼了。

    “不必多礼!”刘玉挥手让他们起来,然后问道:“喊杀声和擂鼓声这么大,难道是江东来袭?”

    庞统作为这里的负责人,立刻回答道:“回陛下,江东狗贼隔三差五就过来骚扰,估计是又来了。”

    典韦拱手说道:“这帮狗日的居然打扰陛下休息,俺现在就去将他们击退了。”

    刘玉还没有亲眼看到过江东水军的战法,于是说道:“先不急,朕也过去看看。”

    田丰急了,刘玉又想着找事情了,于是说道:“陛下,士元和恶来都说了这是江东的袭击,他们二人也习惯了,不如就让他们去应敌,陛下在此等候消息如何?”

    田丰说完之后,就立刻对庞统、陈宫、沮授使眼色,让他们制止刘玉。

    可是还没有等这几个人反应过来,刘玉说道:“怎么可如此,江东在朕到了乌林港就来攻打,朕要是龟缩在这里,岂不是让江东笑话了,将士们又如何会看得起朕。你们不用担心,朕不会像之前一样的。”

    这次刘玉就没有等陈宫等人的反应,直接和典韦直接杀到了水寨而去。李贵马上带着刘玉的斩蛇剑跟了上去。刘玉走的冲忙连斩蛇剑都忘记带上了。

    刘玉和典韦来到水寨,刘玉发现了江面上居然有十分浓密的水雾,而喊杀声和擂鼓之声就是从水雾之中传来的。

    “这情况怎么好熟悉的样子啊。”刘玉心中想到。